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文 视频 情感

明星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游戏 明星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长春晚报2017年2月12日数字报刊平台

来源:网络 作者:rewatch.com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16
摘要:长春晚报数字报刊平台(电子版)由主流网制作发布,版权所有。

 
张作霖如何成为“东北王”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长春晚报2017年2月12日数字报刊平台

 
  吉林督军孟恩远的照片。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长春晚报2017年2月12日数字报刊平台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长春晚报2017年2月12日数字报刊平台

 
  上左:1919年7月22日,吉林督军孟恩远发给北京政府的电报抄单,内容是报告长春中日兵士冲突及交涉情况。   上右:1919年8月,当时北洋政府外交部收到的关于宽城子中日兵士冲突原因的秘密公函封面(现藏于台湾“中央研究院”)。  
 

奉吉冲突与宽城子事件始末 长春晚报2017年2月12日数字报刊平台

 
  1919年8月26日,张作霖与鲍贵卿以奉天督军和吉林督军的身份,联合向北京政府发送的电文,内容是汇报高士傧案的调查情况。此为现存台湾中央研究院的原电档案。  
 
 

有着“东北王”之称的张作霖即使在担任东三省巡阅使后,也还没有完成对整个东三省的控制。当时担任吉林督军的孟恩远不但非其亲信,还在其担任东三省巡阅使前大加阻挠,其资历又要老于张作霖,这一切都导致他成为张作霖独霸东北的障碍。在双方剑拔弩张的冲突中,几乎同时,又发生了吉军与驻守满铁附属地的日军爆发的军事冲突。其间,张作霖是如何坐收渔利,驱逐孟恩远,完成对整个东北的控制的呢?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1919年7月,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为控制东北三省,开始了驱逐吉林督军孟恩远的行动,造成了奉吉两省军队的尖锐对峙,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同年7月19日,在长春的吉军与驻守满铁附属地的日军爆发了军事冲突,双方死伤数十人,宽城子是长春的旧称。因此,这一事件被各界称为宽城子事件。

张孟交恶 奉吉两省矛盾日深

1918年7月,张作霖被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实际上成为统领奉吉黑三省军队的首领,其地位相当于晚清时期的东三省总督。但让张作霖耿耿于怀的是,他自己坐镇奉天,其亲信鲍贵卿以督军的身份坐镇黑龙江,唯独吉林省不是他的势力范围。

当时的吉林督军是孟恩远,史载其前半生非常穷苦,靠卖鱼虾为生,39岁才开始随袁世凯在小站练兵,累迁马队队官,直隶巡防队统领,南阳镇总兵。1908年,担任吉林巡防督办。据传他因为给慈禧太后抬簪子而受到赏识,一路高升,但传说明显不可信,因为他是1916年才当上吉林督军,而慈禧当时早已去世多年。孟恩远的资格比张作霖要老,加之其在吉林军界经营多年,并不是张作霖出生入死的兄弟,因此被视为异己是很正常的。

本来张孟二人各辖一方,严守边界,互不相干,但成为东三省巡阅使的张作霖实际上已经拥有了统治吉林、黑龙江的实力,孟恩远表面上不好反对,因此,双方暗地里矛盾不断,逐渐的,两省在金融、边界等问题的矛盾逐渐显现出来。

1919年3月,奉天因为扩充军力,造成金融混乱,货币贬值。但这一切,“皆由吉黑长春各银行发行纸币之所致”,于是奉天省长暨财政厅下发训令,要求从3月31日以前,“将中交两行之印有吉黑长春字样纸币一律收清,严禁人民使用”。这种盖有“黑吉”“长春”字样的货币,是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在吉林省行发的货币,但因为奉吉两省交恶,就无法在奉天省使用了,并且要求人们赶紧兑换,造成商户军民的极大恐慌。彼时,因每天兑换数量有限制,而且“如有票六元,该厅署即付票一张,计省大洋五元。”实际上,兑换成为一种赤裸裸的掠夺。同样,奉天省的货币也不能在吉林流通了。

金融货币之外,两省在其它方面的矛盾也很尖锐。奉省临江县巡防营哨官带队到吉林省界内剿匪,而吉林驻桦甸县的吉林陆军竟指为越境行劫,将某哨官捆去;而吉林陆军某营军官私运烟土,行至伊通、怀德交界,被驻怀奉军捉住,后吉林陆军又“带队夺回”。诸如此类事件,屡屡发生。

双方矛盾最明显的,要数张作霖准备在长春建立巡阅使行署了,张作霖的行为明显是一种试探,他想把势力深入到吉林,因为行署要受奉军保护,这就能实现奉军合法进入吉林省的目的。但建行署的建议,不仅没有受到长春地官长的支持,还要求奉天“从缓组织”。据当时的报纸报道,张孟两人最根本的矛盾,是孟恩远与冯国璋为一派,而张作霖得到段祺瑞的支持,所以孟恩远曾极力反对设立东三省巡阅使,但并没有成功,因此,二人之间的恶感日深。

张作霖处心积虑排挤孟恩远

双方矛盾日深,张作霖开始了倒孟运动,他向奉吉边界调动军队,在两省边界大量屯兵,而孟恩远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从6月20日开始,也把原来驻在哈尔滨和东清沿线的军队陆续向奉吉交界的伊通州方面调遣,又从哈尔滨调军驻守长春,一方面准备决战,另一方面固守吉林省门户长春。

在军事准备之外,张作霖还拉拢吉林本土人士反对孟恩远,罗列出孟恩远八大罪状,上告北京政府,并派代表进京要求罢黜孟恩远,举荐自己亲信孙烈臣出任吉林督军。当时的北京政府不敢拒绝张作霖的要求,于是在7月6日,给孟恩远惠威将军衔,调任他到北京述职,同时调任鲍贵卿接任吉林督军,孙烈臣到黑龙江任督军。

孟恩远知道这是调虎离山,当然不会妥协,拒不卸任。他的外甥高士傧,时任吉林督军参谋长兼第一师师长,更以强硬的态度,复电北京政府,请其收回命令,并限其48小时内答复,否则就宣布独立。孟恩远则以“吉林六十营军队”不允离任来要挟北京政府。

文计不成,张作霖撕破脸面,诉诸武力。双方布署兵力,调兵行动密集,吉奉两军决一死战的决心暴露无遗,大战一触即发。当时的长春是吉林的军事指挥中心,加上奉军北上消息不断传来,全城商民十分惊恐,“商贾歇业,农夫辍耕”,很多商家和有钱人都纷纷把钱存进日本银行,附属地内的客栈都住满了避难的人。还有许多附属地内巨绅大贾家中避难,甚至人人还跑到奉天去避难。日本附属地也加强了戒备,除了派人巡逻,还准备从公主岭调日本独立守备队到长春进行保护。从7月10日到7月19日这10天中,全长春城是一面,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责任编辑:rewat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