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文 视频 情感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军事

邵志庆:一曲花灯传唱贵州精神成都手机

来源:人民网 作者:panda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08
摘要:提前两天抵达武汉,连夜装台、对光,演出当天中午1时开始陆续化妆准备,正值国庆、中秋双节长假,120多位贵州省花灯剧院的演职人员,在异乡的剧院里为当地观众带去大

邵志庆:一曲花灯传唱贵州精神成都手机

  邵志庆(前)在表演中。

  提前两天抵达武汉,连夜装台、对光,演出当天中午1时开始陆续化妆准备,正值国庆、中秋双节长假,120多位贵州省花灯剧院的演职人员,在异乡的剧院里为当地观众带去大型原创花灯戏《盐道》。

  作为唯一一个代表贵州入选全国地方戏曲南方会演的贵州省花灯剧院,今年已是第二次将这台戏完完整整地带上了全国舞台。在10月下旬,还将把另一部原创大戏《月照枫林渡》带到第十九届上海国际艺术节贵州文化周。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贵州文化演艺集团副总经理,贵州省花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邵志庆带着花灯剧院这列火车,走遍全国各地,带出了精品力作,也带出一批优秀人才。

  精雕细琢打造精品

  时间回到9月27日,一部对贵州省花灯剧院而言意义非凡的剧目,《云上红梅》在贵阳首演。该剧的所有主创人员平均年龄30多岁,均是来自贵州省花灯剧院及贵州本土的戏曲人才,这部戏标志着贵州省花灯剧院已经具备自主创排的实力。

  在邵志庆看来,这是多年来对自身作品不断钻研和打磨所积累的成果。

  刚结束武汉演出的《盐道》,是今年改出的第三版,现场演出中又有几处细节上的改动,此前,这部戏已经参加了中国戏剧节展演,并获得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经典剧目《月照枫林渡》,去年入选中国剧协梅花奖数字电影工程,被拍成贵州省首部花灯数字电影,预计今年年底首映。

  “好的作品就是在不断实践和修改中诞生的。”从艺近40年的邵志庆坚定地认为,“这也是戏曲艺术的魅力所在,一部戏通过反复修改和完善,才会有更长久的活力。”

  除了精品的打造,贵州省花灯剧院与各大院校以及电视台等机构也有长期的紧密互动,小戏小剧不断,戏曲进校园活动让高校学生与戏曲亲密接触,与电视台合作的四路花灯闹元宵为全省人民的春节增添喜庆。

  对于剧目的演出,邵志庆从不掉以轻心。面对目前花灯剧院没有自己剧场的问题,她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所有大型剧目都排出4到5个版本,完整版包含乐队、合唱、舞美、吊杆、音响、灯光,其他版本则根据剧场条件,逐一减少内容,但唯一不变的,是剧情内容和演员的表演水平。

  建设院团培育人才

  1978年开始学习花灯戏的邵志庆,经历了贵州戏曲广受欢迎的鼎盛时期,也经历过受现代娱乐业冲击的没落期,人才流失一直是困扰在她心中的一大问题。

  2011年转企改制开始实施,贵州省花灯剧团转变为贵州省花灯剧院有限公司,邵志庆担任公司党支部书记和董事长,一肩双挑的压力让她深感责任重大。

  虽然精品迭出,但院团一直缺乏自主创作能力。一直请外援支持也不是办法,培养人才,迫在眉睫。

  为了支持院团成员提高业务水平,多年来,邵志庆一直与省外高校和优秀院团保持联系,不断将院团成员送到各地学习深造。中央音乐学院、中国戏曲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全国能数得出来的知名高校,都曾留下过贵州花灯剧院成员们的足迹。最短半个月,最长三年,由院团全额支付学费、路费和生活费,学习期间工资照常发放,解决了院团成员们的后顾之忧。

  “虽然过去招收了大量演员,但都是从舞蹈专业、音乐专业、表演专业等毕业的学生,对于极具贵州地方特色的花灯戏,他们一时还是很难找到感觉,只能从头学起。”为了让新进演员们快速进入角色,邵志庆只能用“填鸭式”的“笨办法”不断教授他们花灯知识,“一次课上6个小时是常态!”邵志庆回忆,她给学生上课常常废寝忘食,叫上四五个学生到她家,最短2小时,最长持续一整天,从形体到唱腔,从舞蹈到音乐,借助视频、文献等各种资料,手把手教授着花灯技艺,总算是培养出一批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其中,非科班出身的蔡妙禧和胡慧华作为她的徒弟,还入选了文化部“名家传戏”工程项目。

  然而,这些方式在邵志庆看来还是治标不治本。

  2013年,邵志庆与云南职业艺术学院达成合作,开办了花灯班,经过选拔招收了30名学员进行为期4年的专业训练,今年,学员们学成归来,在严格的筛选之下,留下21名在省花灯剧院,其余则分配到各市州,支持当地花灯戏传承发展工作。

  初尝甜头的邵志庆,今年又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达成共识,计划在11月开始面向全省招生,依旧是30个名额,其中不仅有演员,也收打击乐学生。

  不仅培养人才,邵志庆还留住了一批人才。

  潘伟行,广州话剧团一级演员,与邵志庆多次合作,《月照枫林渡》《盐道》等经典作品都是他担任导演。邵志庆说:“人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花灯剧院有一个‘家多宝’。”她口中的“家多宝”,不仅包括潘伟行,还有钟声、张启贤、杨小幸、邓承群、罗新民、姚萍等一批富有经验的艺术家,在他们的帮助和支持之下,贵州省花灯剧院才得以快速发展,至今谈起这些老艺术家们,邵志庆都流露出浓浓谢意。

  在《云上红梅》首演时,看着舞台上已经成熟的徒弟们,看着具备自主创作能力的团队呈现出新的原创作品,邵志庆向记者感慨,贵州花灯后继有人了。

责任编辑:panda